【地道式劇透】《人中之龍6 生命詩篇。》第十章-血之戒律
December 12, 2016 Share

【地道式劇透】《人中之龍6 生命詩篇。》第十章-血之戒律

續上回,終於搵返玩失蹤既廣瀨老爹,而麻煩友舛添都出現左係神社到,同老爹一齊將自己知道既野講比大家知,特別係遙人既真正生父呢個答案。

老爹首先話自己一直瞞住大家,其實遙離開呢到直到係神室町出事之前都係由自己照顧住佢,至於遙人既親生老豆係邊個,同埋點解引發咁大件事終於認真要去講。

如果由遙果邊推算返,佢親生老豆只不過神宮景平呢條垃圾政府人員,而由美都無咩特別,所以搞到咁大件事就係因為取決遙人既生父係邊個,達川之前都講左,一黎大眾臉,二黎只係一個「黑孩子」,所以真正要講出生父到底係邊個,同埋點解個身份會令遙人咁具價值。

原來遙人既生父一直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完整無缺既宇佐美勇太,不過老爹都未解釋點解呢個普通人既血緣關係會令遙人價值大升之前,南雲大哥就好驚訝,當然仲想教訓呢個小弟,而松永大猩猩就講笑問佢仲咩唔戴套,桐生都好冷靜叫南雲唔好咁衝動,始終目前唔係教訓人既時候。

而時間又突然飛到兩年前,係講勇太教訓緊一個偷拍遙既記者,因為遙當時仲係清美間小酒屋都幫緊手,而勇太都只係話唔再出現係小酒屋到廢事尷尬,但由此可見,勇太都唔係霸王硬上弓既,然後時間又去返依家,勇太其實真係咩都唔知。

於是冷靜既桐生又即刻問點解連勇太本人都唔知自己係遙人既親生老豆,反而老爹就知道得咁清楚,其實因為勇太並唔係普通古惑仔咁簡單……而先前亞細亞街舛添放低槍都係因為望左勇太一眼。

勇太其實係郎老大既次子,大仔吉米‧郎比人殺左,所以「後備」繼承人自然就要出場,因為作為「後備」,為左唔出現內鬥所以佢先至以孤兒既身份跟住廣瀨老爹咁長大,而「黑孩子」出身既達川都係受命令而同佢做朋友以及教佢講普通話,至於舛添呢個內鬼同樣都係如假包換既中國人。

達川最初話要落左個小朋友,主要係因為「血之戒律」既關係,既然祭汪會唔想有爭繼承人既情況出現,所以繼承人一定要係親屬,但勇太因為同遙有個日本血統既小朋友,係重視血緣既祭汪會係唔容許,所以想要偷偷解決佢,好讓勇太可以做到繼承人。(其實我寫做勇太都係因為佢真正姓氏係郎,所以直接寫名好過)

不過正當大家聽得好緊張既時候,一大班黑衣人黎左,原來係真拳派既人,於是桐生一個打十個咁盡量解圍,而其他人都將遙人當波咁拋黎拋去,好彩只係遊戲姐……我都有少少替佢擔心,點都好,韓俊基最後出左黎,又要單挑。

單挑過後,發現大家拋B既努力真係白費,因為遙人都係比真拳派搶走左,但唔理佢係受人指使定自發性做,點都要救返遙人先得。

於是大家係廣瀨一家討論下一步點救遙人,但勇太就猶疑不決咁,一知道遙人係自己個仔,同埋自己身份之後就好混亂,於是南雲想打佢一身,但唔洗問,真正最憤怒既一定係桐生,於是一拳就將佢打出街,門都爛埋,話最抵打既原因係因為對遙人既態度變左,唔似以前咁一聽到佢出事就諗都諗去救佢。

南雲又執雞話桐生講左佢想講既野……之後就去碼頭搵飯野準備出發,當然,做戲咁做,桐生講左句等一等,勇太真係趕到黎,希望一齊去救遙人。

坐船期間,話收到風真拳派係廢料堆附近方便隱藏自己,而期間就講緊來栖猛其實同政治家大道寺稔有密切來往,所以可以話係黑白兩道通食,勁到隻手遮天既地步。

去到真拳派收埋遙人既地方,呢到注意小心趺落水,包括過場果陣都要小心黎跳,而桐生都可以利用黎一點將多血既敵人直接拋落水到秒殺,唔洗話出動到極,而障礙物今次可以赤手空拳咁打爆。

打到咁上下收到韓俊基既電話,話要勇太一個人去以兒子身份暗殺郎老大,否則唔放遙人,仲要限三日時間,之後桐生要求單獨傾,於是班小弟無再跟黎,之後既殘黨都係桐生自己解決埋佢。

最後到左盡頭,人都得返韓俊基一個,佢都好老實咁話一早識達川,仲知道成個意外既經過,主要係遙因為最後一刻唔信佢而唔上車,搞到達川直接衝出黎,但唔小心撞到佢,不過就講到明好多事既背後都係由巖見恒雄指使。

講完野終於同韓俊基黎最後一場戰鬥,都無咩好講,同樣小心佢個連環快拳就得,不過就唔洗驚附近會趺落海,因為你都拋唔到佢落海,可以放心搵野執黎打佢。

打完之後,韓俊基就講遺言,話來栖猛收收埋埋好多野,特別係「尾道的秘密」,不過當佢講完之後就比人用槍爆頭,死相堪慘,桐生都立馬抱走遙人,好彩槍聲無再繼續。

最後平安返到去之後,老爹又繼續講陽銘聯合會同祭汪會相比,來栖猛希望繼承陽銘聯合會既人唔係佢既仔,而係光頭佬小清水,不過巖見恒雄一副酷似鄭子誠既樣,證明都係有野心既奸角黎。

但老爹就唔知咩野係「尾道的秘密」,睇黎知道完遙人真正生父身份之後,另一個大家追尋既謎團就係「尾道的秘密」……

【待續】

下一章:老爸與兒子